南大和马大

warning: mysql_free_result(): supplied argument is not a valid MySQL result resource in /home/nuaaperak/domains/nuaa-perak.org/public_html/modules/smfforum/includes/smf_api_2.php on line 95.

《东方日报》 南大和马大http://www.orientaldaily.com.my/index.php?option=com_k2&view=item&id=122782:&Itemid=203

评论2014年6月19日

作者: 许万忠 , 栏名: 忠言逆耳
蒙周增禧同学厚爱,托人带来霹雳南洋大学校友会出版,李业霖同学主编的《陈六使言论集》一册。阅后深被陈六使先生坚持创建南洋大学的勇气、精神和毅力感动。没有陈六使先生的坚持,我们怎有机会在相思树满园,湖光山色秀丽的云南园度过四年幸福的大学生活? 
儘管別有居心的御用文人讥讽非知识分子出身的陈六使先生「略输文采」和「稍逊风骚」,《陈六使言论集》清楚告诉我们:面对高官和大学校长、学者时,陈六使先生的言论,仍然能够秉承一贯的「针对性、鲜明性和感染性的特点」,滔滔不绝发表他的见解,先以理,再以数目字佐证,强力反击对方鄙视南洋大学的立论。

陈六使先生创建南洋大学的呼声虽然得到新马华人热烈响应,来自马来亚大学的压力却不小。本书收录了多则陈六使先生回击的言论,精彩万分。

马大反对成立南洋大学的主要理由,就是马大即將办中文系,无需再办华人大学。1953年1月21日,陈六使先生在新加坡中华总商会董事会议上力驳这个歪论,他说:「马大中文系非正式之课程,仅系课外演讲形式,当地华人对马大曾捐巨款,希望马大办理中文系,但三年来仍未办成。」又在读了买唐纳和薛尼爵士的来信后,说:「马大校长函中所言,谓当局计划如何如何,吾人久未见其进行,直到今日,吾人號召办大学,新马各处侨眾纷纷响应,认为大学必须建立时,始见当局之计划,可见犹如哄儿童之伎俩也。」又说:「南大创办,马大遂聘贺光中主持中文学系。」

1953年1月27日在丹绒禺俱乐部与陈禎禄会谈时,陈六使先生毫不留情指出:「马来亚大学其实无法收容本地所有欲受高等教育之学生,为適应目下环境之需求,设立另一所大学实为需要…虽马大有设立中文系之计划,但该系入学限制甚严,华校高中生能有资格投考者为数不多。」

1955年4月7日,陈六使先生在报告林语堂事件时,坦白说出倡办南大的动机。他说:「1946-1950年马大向公眾捐款的时候,兄弟的捐款是全马个人方面款项最大而且是一次缴清者(按:30万元)。当时我捐款的动机是马大说明將设中文学系,故遂予以赞助。直至1952年该校在报章刊出报告,仅提及巫文、印文学系而已,中文学系则只字不提了,所以1953年兄弟才毅然倡办南大。」

针对马大创办人卡逊特爵士「將一间大学先办好,及其学生达相当可观之数目,然后再谈创办第二大学」的言论,以及当局有意扩充马大之计划,陈六使先生先以「新大学所收容之学生与马大不同」驳之,再以数字印证:「英校九號每年毕业2千余名,每年马大招收多少?不能进入马大者又有多少?就英校毕业生,马大即不能收容,更遑论华校高中毕业生!」

南洋大学从倡议到第一届毕业生领取学位文凭,共经歷三个时期。殖民地政府和林有福政府虽不欢迎成立南大,却不露声色;人民行动党政府上台,南洋大学理应得到公平的待遇,结果是强调「英文至上」的《魏雅聆报告书》、《王賡武报告书》相继出炉,逐步扼杀南洋大学。

陈六使先生为延续文化薪火,排除万难创建南洋大学的丰功伟绩,是詆毁不了的;陈六使先生是民族资本家的楷模;陈六使先生的光辉形象,永远活在我们心中!